博客网 >

海上泉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作者简介]许谋清

   

 

    站起来东西塔,躺下去洛阳桥。石塔。石桥。站是石头,躺是石头。站有站姿,躺有躺样。这是泉州人形象的自我描述。在世界上几十万公里的海岸上,几十亿人面临大海,800年前,只有泉州人显出独特个性,不但比山建高塔,还敢向海造大桥。甚至在大海上造出了世界上最长的人工石桥——五里桥。塔是幻想的断裂,桥是断裂的幻想。幻想断裂,天国不可企及,要容纳四方,始于足下。断裂幻想,江海可以跨越,被四方容纳,于是志在千里。桥有有形的,还有无形的。泉州成了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。这是泉州人古而有之的胸怀气度。

  国务院首批公布的24座中国古代名城泉州排第九。前面七座都是古都,马上就排到泉州了。福建省20处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,泉州占了12处。12处都较完好地保存在地面上,甚至有世界上唯一完好的摩尼教佛像,现在被作为世界摩尼教的标志。故曰:地下看西安,地上看泉州。只要细心,在泉州,不论访古还是问今,一定会发现,泉州充满了海洋气息。但是,回首800年历史,泉州并不总是跟海联系在一起。尽管宋元年间的泉州曾经那般辉煌,我们却走向明清的海禁。到本世纪五十年代,仍然有外国船开进泉州港,但由于海峡两岸局势的紧张,金井金门炮火纷飞,泉州的海港时代中断了。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,仿佛天经地义。但在极左年代,我们也曾派民兵在海岸上巡逻,我们把赶小海都当做资本主义尾巴割掉了。生产队长敲打着悬挂在村头树上的铁板,把所有的人都集合成了单一的“粮民”。没了海,泉州还剩下什么?千原极小,土地无几,不过是连片丘陵,一片皱巴巴的土地。说句刻薄的话,我们连心胸境界也变得窄小了。所以我为泉州又添了一句话:缩回来只是山泉州,赤土连片,红泉州;伸出去还有海泉州,碧波万顷,蓝泉州。

  纵观泉州历史,泉州有三次大规模地向海上延伸。第一次,从唐五代开始,宋朝元朝是它的鼎盛时期。第二次,明朝清朝海禁时期,一直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,甚至到“文革”后的一个时期。第三次,八九十年代,或者说就是今天。我把第一次、称为有形的延伸。有九日山祈风石刻,有刺桐古港为证。第二次为无形的延伸。有遍布东南亚及世界各国的600万泉州籍同胞为证。第一次第二次延伸给第三次延伸奠定了坚实的基础,泉州的这一次海港战略也许有点超前意识,有人有不同看法,我暂且把它称为超前延伸。第一次延伸产生了“东方第一大港“,这是旅行家马可·波罗的一句评语。有人不服气。有个英国人考证马可·波罗没有到过泉州,理由是马可·波罗的游记里面没有描写到中国女人裹小脚。但是,马可·波罗说,泉州的船是由多层木板钉成的,后来,我们在出土的古船上发现这个事实。偏偏没有一个泉州人写过这件事,按英国学者的考证推理,应该说,没有一个泉州人到过泉州。东方第一大港有多大?由马可·波罗,我们找到一个参照,它与当时的亚力山大港齐名,说明它不落后于西方。而我们的前辈则留下大量的诗文,“涨海声中万国商”。据说,南宋的财政五分之一靠海港。当时的海上贸易集中在两大海港,广州港泉州港,所以还有一种说法,南宋的财政十分之一靠泉州。作为东方第一大港的泉州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面貌呢?“市井十洲人”,洋人来的时候是夏季,天热,多聚在树下,树是刺桐,浓荫匝地,洋人便称泉州为刺桐城。泉州古港又称刺桐古港。我的一位洋朋友查理·魏利曼,不知泉州,却会说刺桐,可见这种叫法一直延续到现在。泉州被称为世界宗教博物馆,道教、佛教、伊斯兰教、基督教、摩尼教、喇嘛教、印度教、婆罗门教……十几种宗教都在泉州留下石刻遗迹。神的汇聚就是人的汇聚。宗教与宗教,在全世界发生冲突,酿成一场场宗教战争。众神和好相聚,如此盛会,仅见于泉州。可见,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曾经在这里和平经商。
 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看到泉州海交馆的专家王连茂撰写的文章带给我们一个重要信息,意大利犹太商人雅各13世纪写的泉州游记手稿被英国学者戴维·塞尔伯恩发现,最近将由美国一家出版社以《光明的城市——一个真正的旅行家的故事》为题出版。王连茂这样写道:雅各十分惊叹泉州的无比富庶,说它是13世纪这个世界上最富裕、最先进的城市,“一个不可估量的贸易城市”,一个繁华的国际都市。“街上车马川流不息”,外国人的社区比人们所想象的还要大,有2000个犹太人和大量穆斯林,以及非洲人和欧洲人,甚至能够找到意大利语翻译。在这里,他看到了先进的活字印刷术、火药的使用和大炮、能够投掷到远处而爆破的魔术般的火药喷射器、纸币、最好的医生和各种最复杂的技术,看到了酒店、戏院、妓院、沙龙和类似报纸的免费印刷品;看到了女人的缠脚和人们喜欢喝的略带苦味的茶等……宋元时期的泉州是中国的港口中心与经济中心。它虽然留下了《诸蕃志》和《岛夷志略》这两部记载海外交通的重要文献,却没有留下像《东京梦华录》和《梦粱录》这种描述都市生活的著作。这的确是泉州历史的一大遗憾。值得庆幸的是,这位犹太旅游者可能为我们弥补这一空白……

  王连茂的这一信息证实和丰富了我们对宋元时代泉州的认识。第二次延伸产生了一个中国著名的侨乡。从明朝海禁开始,大批的泉州人开始到海外谋生,可见海禁禁住了泉州港,却禁不住泉州人。现在泉州人口600多万,华侨人口600多万。可以说,每一个泉州人,都有一个人在海外和他呼应。具体到晋江石狮,则是海外入口是本土人口的2倍。晋江本土100万,海外200万。这次延伸,使泉州籍华人产生了一批超级富豪。祖籍泉州晋江的蔡万霖,美国《富士比》杂志1988年,《财富》杂志1989年都把他评为全世界最有钱的华人。据说他排在世界第八巨富。最近,《福布斯》公布,华人拥有一亿美元的有176人,排在前十名的,广东籍4位,福建籍4位,台湾籍2位。台湾2位都是福建籍。福建籍6位中,福州籍2位,泉州籍4位。泉州籍4位是晋江籍的蔡万霖、陈永栽,石狮籍的郑周敏,安溪籍的王永庆。  “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”被称为“东方第一大港”的泉州古港从明清海禁开始走向衰落,这种衰落的原因还在于厦门港的兴起,泉州港的作用被取而代之了。尽管明清时海上的民间贸易仍然非常活跃,但官方贸易仅限于琉球,泉州港还是日显寂寞。改革开放前,古港的后人是一种什么形象呢?城镇缩小,任乡村膨胀。百分八九十的泉州人赤脚行走在赤土路上,微驼着背,每年夏季,让毒日头烧起满背的水泡,再瘪下去变成薄皮,破裂,脱落。一年撕下三层皮。拿锄头,挑畚箕,吃蕃薯,配豆豉,举头望天,渴盼乌阴咬日仿佛只懂得土里刨食。只是夜晚穿着木屐,不肯抱灯守户,一家家串走,借着夜静,木屐敲地,像一支怀古的歌。但有一种东西,雨打不去,风吹不去。泉州两次向海上延伸,必然会产生风流的新一辈。古港衰落,但它留下丁泉州人的商业意识,同时有和他们等同数量的海外泉州人时时关注着他们。八十年代,改革开放伊始,泉州人沉睡的意识被唤醒了,马上就人对他们刮目相看。原来作为前线的晋江,不开发不建设,原有的工厂也转入内地。借着改革开放,晋江爆发了成千上万的乡镇企业,形成了三个全国性市场,石狮的服装市场,陈埭的鞋帽市场,磁灶的瓷砖市场。紧接着纷纷撤县建市。泉州的三个县级市晋江、石狮、南安进入全国百强县市。惠安县也不甘落后,上了福建省十佳县榜苜。泉州打侨台两张牌,十几年的业绩显著,经济总量跃居全省首位。

  泉州的成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世人有目共睹,泉州靠的是它的地理优势,侨台优势。资金、信息、先进的流水线。这种优势天然而成,早就跃跃欲试。文革后期,有人就惊呼,石狮除了一面国民党旗外什么都有了。改革开放,人们才正确地认识泉州,只要一种服装款式出现在香港,一星期以后,就会出现在石狮的大街上。泉州被评为全国七个文化模范城市之一,泉州人不会割断历史。泉州人明白,它的再度辉煌,非常重要的是靠它的第二次延伸即无形延伸的巨大物质回报,于是泉州人开始反省,它必须创建新的有形的海上延伸,这就是重振占港雄风的话题。

  泉州港1983年经国务院批准重新开港。现在是后人看古港,古港是一种什么面目呢?我几次想陪友人参观古港,都被深爱泉州的人婉言劝阻。历史是残酷的。至今仍然以名声风流于世界的刺桐港,现称后渚港,已经不是“梯航万国”的泱泱大港,它更像一条河沟。堵在眼前的是“文革”的“战果”,一片靠千军万马青春热血围垦起来的土地。现在,挖泥船每天在替我们这一座海港城市进行反省。

  泉州要建成港口城市的话题是泉州市委宣传部长洪辉煌提起来的,他说我们对泉州的总体规划要有一个宏观的把握。“城以港兴,港为城用”,泉州千年兴衰,是深有体会的。现代化港口城市成为泉州的建设目标,泉州按照大型、大中型、中小型、小型码头几个层次建设港口群,正在逐步形成它的四湾十二港区。《泉州市城市总体规划(1995—2020年)》,泉州定位为“国家历吏文化名城,著名侨乡和旅游城市,闽东南重要的工贸港口城市”。港口经济成为主导,作为城市中心的经济依托,港口的位置再次明显地突出出来。

  也许我们的思路有些浪漫,泉州人开始创建它的四湾十二港区。泉州港岸线长湾多,全线421公里,由湄州湾、泉州湾、深沪湾、围头湾四个海湾构成。泉州港水深、不冻、不淤、避风。要建港口城市,这是天遂人愿。我曾经去过几座海港城市。大连很美,我在大连朋友家写了八个字:城在山中,海在城里。但我去的时候是秋天,草木有点凋零,于是我想起林木葱茏的香港。香港高楼摩天,过于拥挤。我想起明丽开阔的厦门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称它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。泉州也能做到城进入山中,海进入城里。听说川端康成漫步京都,发现洋楼遮断郊区山影,便伤心叫嚷:看不见山了,看不见山了,从大街上看不到山了,看不到山的京都还能算京都吗?后来,他的朋友画家东山魁夷画了《京洛四季》。川端康成又为这幅画写了序文《古都姿影》。泉州人现在明白了,他们在心里叫喊,看不见海了,看不见海了,没有洋人站到刺桐树荫下了,看不到洋人的船只算什么大港?失去海港的泉州算什么泉州?就是有东山魁夷画海,也安慰不了泉州人,泉州人不是要看景,海是泉州人的生命。

  泉州人要重振古港雄风,首先想到的是后渚港。后渚港经过10年建设,已具备一定规模。去年完成的吞吐量达145万吨。现在,后渚港投资1.7亿元,正在建两个5000吨集装箱码头。同时,最近几年,泉州港务局投资3200万元,用于后渚港通海航道整治工程。在后渚港对面的白奇秀涂筑起了5道丁字坝,用于加快洛阳河的流速,并准备在晋江的入海口处修一条3公里长的顺坝。工程意在冲走淤积的泥沙,保护海港。和它相配合的是加强定期清淤工作。

  有九日山祈风石刻,说明当年船可以开到九日山下,由此也证明海港不是一成不变的,它可以说是随着环境的变化而移动的。泉州市委宣传部长洪辉煌和我一块,参观了泉州的若干海港码头。我得以站在石狮的石湖码头看后渚港。在石湖港码头,其实,看不清后渚港,只有影影绰绰的船影和桅杆。倒是离它不远的用蓝色的山衬托的白色的高层建筑历历可数,我知道那是泉州。让我感兴趣的是后渚港外边的这一片海。站在石湖这边,从惠安泉州晋江(陈埭)石狮,陆地构成一个半圆,也许因为视角的关系,漂浮在海面上的小岛,竟然不断线地连接起来,构成另一个半圆。于是圆圆的,仿佛不是海,而更像一个巨大的湖泊,有一种水波不兴的感觉。我明白这是天然良港。在后渚港的同一个海湾里,也就是和后渚港隔海相望的石湖港也正在建造一个万吨码头,这个码头的建设采用中外合资的方式。名流集团的老板颜洪龄说,为什么选择石湖港?因为这里水深,不淤,风浪小,一年的使用期可达300多天。我参观过深沪码头,它的第二期工程是万吨码头。我参观过围头码头,那也是一个建设中的万吨码头。眺望仰卧海面的金门岛确实像个睡美人。落日金门岛,金光闪烁。金井、金门相隔只有5.6海里,晋江台湾相隔也只有57海里。泉州人把台湾海峡称为台湾沟。民间说法,只要用两根竹杆一撑就过去了。为海峡两岸“三通”而建码头,应该说是有眼光的。我尚未去过湄州湾的肖厝港,但知道那里的天然条件最好,那里已经建成10万吨石油码头,听说还可以建20万吨、30万吨码头。后渚港让泉州连接历史,深沪港、围头港让泉州面对现实,而肖厝港是泉州的明天,泉州的希望。重振占港雄风,泉州人不能忘记“东方第一大港”,不过这对我们既是激励,也是包袱。

  泉州海交馆的王连茂说,现在的大港概念和过去的大港概念不同了,现在的船跟过去的船不同了。宋元时代,用的都是木船,它跟我们的海港条件刚好相适应。宋元海运的主要货物是香料丝绸瓷器,中转的方式是舶运,陆路运输靠的是肩挑手推。港务局的许德法说,一直到他伯伯,还是挑茶叶挑到福州去。现在世界第一大港鹿特丹,它的年吞吐量3亿多吨。假如,我们把鹿特丹的年吞吐量用传统方法搬运,全世界50亿人口不分老小,全部出动,每人都得承担100多斤。八十年代以来,世界港口开始大量采用集装箱,而集装箱港口从九十年代开始,走向大型化集约化。既然,话题是从“东方第一大港”引发的,那么,就看看东方。现在东方大港知多少?

  世界20大港集装箱吞吐量1995年的位次:1,香港。2.新加坡。3.高雄。4.鹿特丹。5.釜山。6.汉堡。7.长滩。8.横滨。9.洛杉矶。10,安特卫普。11,纽约。12.基隆。13.迪拜。14.费利克斯托。15.东京。16.马尼拉。17,圣胡安。18.不来梅外港。19.奥克兰。20.上海。

  大港还是东方多,大港终归是东方大。由于东方的巨大市场,产生了如此之多的东方大港。由于八九十年代政治的经济的地理的诸多因素,使香港港口突飞猛进。香港是国际中转港和国际航运中心。1996年香港港口集装箱的吞吐量1330万TEU。作为集装箱港口,它不仅是现在的东方第一大港,而且连续五年保持世界第一货柜港桂冠。作为大陆沿海第一大港上海,1996年的吞吐量16401.8万吨,是鹿特丹港吞吐量的一半,它的集装箱吞吐量只达到197万TEU。港口的位次是流动的,在一段时间里,又是定位的。上海港的吞吐量预测:2020年3,2亿吨,其中集装箱800万TEU,和现在的鹿特丹差不多。鹿特丹和纽约港由于缺乏特殊的国际地理位置,预测集装箱到2000年只能分别达到650万TEU和280万TEU。香港的优势不是一般港所能比拟的。上海港和纽约、鹿特丹比较接近,太平洋各国有很多大港,缺乏第三国到这里中转。当然,还有另一种说法,上海能够建成国际枢纽港。有关资料说,已有韩国等12个国家的“14个港口经上海港转运集装箱去日本等15个国家或地区的20个港口。

  现在,再看看泉州港,1996年中国海港吞吐量排名,依次是上海、秦皇岛、宁波、广州、大连、天津、青岛、深圳、湛江、连云港、日照、厦门、营口、烟台、福州、舟山、汕头、泉州……泉州排在第十八,年吞吐量804万吨。在中国大陆沿海线上,上海有上海港。天津有天津港,年吞吐量为6188.3万吨。辽宁有大连港营口港,年吞吐量分别为6427.4万吨和1470.6万吨,共7898万吨。河北有秦皇岛港京唐港,年吞吐量分别为8312.2万吨,450万吨,共8762.2万吨。山东有青岛港、日照港、烟台港、龙口港、威海港。年吞吐量分别为6002.8万吨,1575.4万吨,1430.4万吨,759,3万吨,408万吨。共10176.9万吨。浙江有宁波港、舟山港、温州港、台州港,年吞吐量分别为7638.8万吨,1187.4万吨,611万吨,520.8万吨,共9958万吨。福建有厦门港、福州港、泉州港,年吞吐量分别为1553万吨,1248,3万吨,804万吨,共3605.3万吨。广东有广州港、深圳港、湛江港、汕头港,年吞吐量分别为831.8万吨,7450.1万吨,3020.5万吨,1768.8万吨,共13071,2万吨。海南有海口港、八所港、洋浦港、三亚港,年吞吐量为535.4万吨,263万吨,54万吨,31万吨,共883.4万吨。广西有防城港,年吞吐量为608.5万吨。从上面的统计数字看,福建处于比较落后的状态。泉州港务局的许德法说,建港需要四个条件:1.自然条件,包含水深和避风的问题。2.经济腹地,货源问题。3.港口集散条件,陆上交通问题,4.资金的问题。再把各省海港的地理位置进行一下比较。

  上海港是中国沿海线的中心点,又扼长江入海口,水陆交通四通八达。这是成为大港的最好条件。渤海湾各港,铁路交通比较方便,可以辐射整个北方。广东各港,广州是中国的南大门,京广线是南北大动脉,还可以辐射西南各省。福建是前线,建港起步比较晚,福州第一个万吨码头1970年建,厦门第一个万吨码头1980年建,泉州则更晚。现在泉州人是雄心勃勃的,雄心勃勃的泉州人一谈到建港,就想起孙中山的《建国方略》里边提到湄州湾是世界不多中国少有的天然良港。自然条件具备了,资金泉州人也有办法。最严峻的是货源问题,大港就是大进大出。大港总是和大城市、大工业、大辐射联系在一起的。

  王连茂认为,泉州的大港时代,已经一去不复返,泉州的前景应该是一座美丽的旅游小城。和我一块参观后渚港的老叶就担心泉州建那么多码头,将来只能晒太阳。不是大城市,没有大工业,不具备产生大辐射的条件,泉州的海港前景仿佛山穷水尽。但是,1996年福建三港吞吐量的增长情况并不那么悲观,厦门、泉州、漳州吞吐量比1995年增长7,3%、7.6%、6.4%,泉州是增长最快的。看《足球》报,里边有一篇文章《输在哪里?》,阿根廷专家阿玛亚胡说,所有中国队员都会用“正脑子”踢球,而不是的是他们不懂得用“歪脑子”踢球。我们不妨用“歪脑子”想想泉州,有意思的是泉州人经常用“歪脑子”思考。

  国有大中型企业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重要支柱,在内地,国有大中型企业占85%,而晋江国有企业只占5%。这使很多人产生了困惑疑虑。原泉州工商局长黄佳种有一番精彩的辩护词,那可以说就是用歪脑子。黄佳种说,建国三十年时间,福建晋江地处东南沿海前线,国家没有在这里投资办一个国有大厂,原先有一些大厂,也因战备原因,迁往邵武等地。可以说,在那个岁月,晋江做出了牺牲……这怎么能用内地的常规来要求来衡量晋江呢?晋江没有国有大厂,晋江的工业落后;但正是晋江人,他们没有把这些包袱推给国家,向上边伸手要钱,要工厂,要工作,要救济;他们用自己的双手,自己的智慧,找到自己的优势,群众集资,村办镇办企业,创造了今天的局面。泉州,对于港口来说,它现在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?1986年以前,泉州地区只有泉州是一个县级市。围绕它的有晋江县、南安县、惠安县、安溪县、永春县、德化县,还有一个未统一的金门县。整个泉州基本上是农村。1986年泉州撤地建市,是一个地级市。1988年石狮从晋江分出来,建石狮市。1992年晋江撤县建市。1995年南安撤县建市。从名义上看,泉州由一个县级市变成一地级市,加上三个县级市。城市人口,原先泉州市40多万人,十年来人口增加不多,下边各市县城镇人口也增加不多。但是,泉州下边各市县的农村发生了巨大变化。我在晋江农村调查,真正从事农业劳动的,大概只占农村户口的百分十几。所以,现在的晋江农村户口并不等于农民。过去老是说,百分八十农民。现在在晋江可以说,百分八十非农民。石狮、南安和晋江的情况差不多。乡镇企业实际上改变了乡村的结构。整个泉州地区乡村的城市化进程以惊人的速度往前推进。我陪现代文学馆副馆长周明参观晋江农村,他的评价是晋江没有农村。我陪中国作协党组副书记王巨才参观晋江、石狮。王巨才说,他在陕西省当宣传部长的时候,到日本参观过日本的农村,感到中国农村要赶上日本还很遥远。现在参观了晋江石狮的农村,觉得这里不比日本农村差,有些方面还超过日本农村。不过是十几年的时间,泉州发生了质的变化。围绕它的不是一群农业县,而是一片城市化的农村。泉州现在可以说是一个珠链式的城市。

  泉州到晋江不到十公里,现在晋江到石狮也不到十公里。现在泉州、晋江、石狮、南安还有惠安已经呈现出连接的趋势。再看看泉州的经济。1978年晋江县工农业总产值2.3亿元。改革开放后,成立两个市,晋江市、石狮市。1996年仅晋江市工农业总产值就达到220亿。原晋江地区1978年国内生产总值7.7949亿。1996年泉州市国内生产总值628亿。泉州的生产总量跃居全省首位。1996年福州市国内生产总值621.73亿,厦门市国内生产总值308亿。从这点上说,我们不能用一个地级市的眼光来看泉州。泉州这片贫瘠的土地,原先几乎很难养活自己,现在是一个中小城市群加上连片的密布乡镇企业的城市化的乡村。对福建来说,它的生产量等于一个较大的城市。而且,正以第一次创业的较雄厚的基础,并可以借助海外乡亲的协作,开始它的第二次创业。如果泉州的第二次创业成功,一座大城市的雏型就会出现在东南沿海这片赤红的土地上。我想,我们可以以乐观的精神来估计泉州的海港前景。

  泉州,会不会有大工业?前面说过,由于海峡形势的紧张,原泉州地区的一些大厂都迁往内地。据说连省会福州的城市楼房建筑也限高4层,只有华侨大厦和邮电大楼例外。福建是前线,泉州是最前线。落在围头的炮弹比上甘岭的还多。我们只计算这里的每一亩土地都承受一颗重型炮弹,却无法计算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承受什么样的损失。改革开放以来,泉州的第一步走在前面。现在,泉州开始他的第二次创业,谁曾想到乡镇企业恒安、惠泉、汇源……会成为国家级的大企业。许德法说,三益钢铁公司如果发展起来,港口会有一个大的吞吐量。还有,万时红纺织工业城,也会带来港口效益。泉州在海外有那么多超级富豪,也许哪一天就会在这里产生大工业。同时我们应该看到好的海港条件也会产生自己的张力。福建炼油厂之所以建在泉州,其中湄州湾的海港条件是重要的因素。宁波港这几年才成为大陆的第三大港,年吞吐量7638.8万吨,其中很重要的是从澳大利亚运送铁矿石,到金山炼铁厂冶炼,再把钢材运出去。现在泉州年吞吐量804万吨,其中福建炼油厂的专用码头占了400多万吨。

  至于它的辐射能力,泉州人是富幻想的。福建的地理条件比较差,西部山区把它和内陆隔开了,只有沿着闽江的一个入口处,但是曲曲折折,又穿过无数山洞。从北京到广州,火车走二十几个小时。从北京到福州,火车却要走三十几个小时。从北京到厦门,火车得走更长时间。如果沿海线有一条铁路,北通江浙,南接广东,福建还可以增加几个活口。但也许是因为某些原因,至今没有摆上议事日程。福建三港,陆上交通条件最差的是泉州。《泉州晚报》发了一篇文章《梦圆2000年》,里面有这么一段:“公元1996年,两个梦几乎同时化为现实:漳泉铁路到达泉州后正在向肖厝延伸,今年5月投入试运行,从东南边际的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到祖国的心脏一—北京的全空调特快列车也将开通;泉州青阳机场改建工程已近尾声并也试飞成功,上半年将试航,开通北京、香港等航线。”但是,铁路还是七拐八弯,机场只是小机场。福厦高速公路,1999年才能通车。

  王连茂说,泉州的地理位置不好,我也没法解释,为什么它会在宋元时期成为东方第一大港。石狮,一个地处偏僻的万人小镇.不在福建重要的南北交通线附近,近些年才修了公路与福厦公路接通,但是交通依然叫人头疼,距福州250公里,距厦门150公里,可是,那里成为全国的服装市场,他们靠的是什么?靠的是聪明,他们打开了一条“心理通道”,利用信息快,流行款式新,价格便宜,吸引了大量的游人和客商。事在人为,如果没有陈嘉庚就不会有鹰厦铁路。泉州晋江机场是由群众集资兴建,其中香港洪祖杭捐款500万元人民币,还把390万美元低息贷给机场。现在的福厦高速公路也是调动下边的积极性,各市县包干自己地面上的路段。还有我们应该看到,不利的因素正在变成有利的因素,坏事变成好事。原先是前线,金门金井炮火相加。现在两岸都是经济发达地区,资金雄厚,“三通”势在必行。我在和一些台湾商人的接触中,感觉到一种统一的愿望。台商说,台湾要发展,既需要大陆的资源,也需要大陆的市场。随着香港的回归,这种愿望日益强烈。现在,台湾的白色渔船和大陆的蓝色渔船已经停靠在一起了。今日围头,一派共同繁荣的景象。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,几千年来一直有一种大陆禁锢心理,万里海岸线变成一条历史的民族的受辱线。泉州是最先被唤醒的一片土地,尽管多次重新被封闭,但它自始至今,和海结下不解之缘。

  泉州从蓝色的海上看到无限广阔的天地,第三次与大海拥抱的泉州必定前程无量。中国在振兴,中国沿海港口群在崛起。一枝独秀的时代已经过去。泉州有希望成为中国港口群中生机勃发的一个活力点。

  

    从字里行间,我们会发现这是几年前的一篇文章,很多数据都停留在96年。里面提到的一些事件和预测,在今天都已经实现了。今天的泉州经济继续高速发展,港口的建设也呈现良好的势头,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有很多当时规划的事没有完成,从泉州开往北京的车至今没有消息,陆上的交通网虽然正如火如荼地建设着,包括泉三高速的建设,福厦高速的拓宽,福厦高铁的建设,但这几年的路还是不好走,更谈不上辐射内地了。泉州的大工业呢?我们依稀看到了一些雏形……但总体上看,趋势是好的,未来是值得期待的,我们拭目以待吧。

 

<< 外伤常备药的用法与用途 / 影响世界的专利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duanyishou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